【新聞】人口結構劇變 衝擊台灣社會經濟 專家籲財政改革

issue 中央財政

台灣人口結構隨著少子化、老化趨勢,造成工作年齡人口減少,依據國發會「中華民國人口推計」(2014至2061年),最快於民國108(西元2019)年,台灣人口將呈現負成長;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將由2014(民國103)年的12%,增加為2061(民國150)年的41%,此趨勢將影響包括經濟、財政、教育、稅賦、國家競爭力等;因此,政府應積極落實人口政策措施,提升生育率、減少高齡化衝擊。

 

 

隨著台灣人民平均壽命的延長,台灣在民國82(西元1993)年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已超過7%而成為「高齡化(ageing)社會」,由於戰後嬰兒潮世代陸續成為65歲以上人口,2014年至2025(民國114)年將成為台灣高齡人口成長最快速時期,推估在2018(民國107)年將超過14%成為「高齡(aged)社會」,2025年達20%成為「超高齡(super-aged)社會」。

 

 

經濟因素導致生育率下滑

中華經濟研究院長吳中書指出,台灣生育率低的原因,經濟因素是最大主因,年輕族群對物質需求的期待較高,但由於社會人口老化所形成的負擔較重,加上預期所得不高,兩者的差距致使生育率下滑。

 

 

據國發會統計,目前15~64歲的工作年齡人口數有1‚737萬人,為「人口紅利」的高峰期,推估2016(民國105)年開始到2060(民國149)年,工作年齡人口平均每年將減少18萬人。若以2014年平均每6.2名工作年齡人口扶養1名65歲以上老年人口推估,到2060年,每1.2名工作年齡人口就要扶養1名老人。

 

 

人口老化 勞動市場首當其衝

受到人口老化影響,政府如何彌補勞動缺口?吳中書認為,政府應該開放更多誘因,包括吸引高階外籍人才或優秀新移民等;另外,傳統產業轉型相當耗時,配套的擬定與執行,尤其是動態時間表的規劃,應較為積極與務實。

 

面臨人口結構如此快速劇變,台灣人口紅利優勢流失,勞動市場無疑將首當其衝。勞動市場已由過去勞動力供給充足,社會負擔較輕的經濟結構,逐漸轉變成具有高度社會負擔的人口負債結構。面臨人口結構不可逆且快速的質量巨變,台灣是否已做好準備?未來將如何因應?

 

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由2013(民國102)年工業及服務業新進受僱員工進入職場年齡統計結果顯示,中高齡人口進入職場狀況並未如預期,僅占約11%,主要多從事服務及銷售工作(25%)、基層技術及勞力(23%)、機械設備操作及組裝(16%)等工作,顯示進入困難。

 

政府應協助高齡人口就業

台灣綜合研究院長吳再益表示,面臨人口老化浪潮來襲,政府政策除持續鼓勵生育外,當務之急即是應如何有效提升高齡人口勞動市場參與,要想提升高齡勞動參與,應優先提供高齡者工作技能與職業訓練。

 

吳再益表示,台灣高齡就業人口的教育程度主要為國中以下,且普遍多從事農林漁牧生產養殖與服務業工作,隨著人口老化,未來產業結構與勞動市場勢必面臨重新調整。

 

吳再益認為,高齡失業人口隨年齡層越高求職信心越低,年齡因素是無法順利謀職的主因,其次則是無合適的工作機會,如何協助高齡人口再就業,將是人口老化下勞動市場政策的重點。

 

根據國民健康署調查報告,20餘年來台灣每年結婚對數平均約15萬對,近年,整體經濟景氣榮枯明顯影響結婚對數的變化;2012(民國101)年台灣人口初婚年齡男性平均為31.9歲、女性29.5歲,相較2002(民國91)年男性31.0歲、女性26.8歲,女性初婚年齡遞延2.7歲。

 

吳再益說,沒有合適對象與經濟基礎未穩定是女性未婚的主因,不論已婚或未婚,育兒經濟負擔是婦女不願生育的主因,婚育行為與態度已不同以往。

 

此外,據內政部統計,近10餘年來全台「房價所得比」增加近一倍,現況買房負擔平均需不吃不喝7.9年,台北市更是高於全台平均水準將近一倍(14.4年),新北市也需12.6年。

 

吳再益認為,壓垮生育率的幫凶是高房價和低薪。減輕家庭沉重經濟負擔與幼兒撫育機會成本,「敢生且養得起」才是讓原本不打算生育的家庭生育的重點。

 

建立朝野共識 改革政府財政

人口結構若持續惡化,除衝擊經濟、社會發展,勞動力成長也會減緩,未來新世代的財政負擔也會加重;醫療及照護需求增加、年金費率提撥增加也會讓政府支出增加,加重財政赤字。

 

因此,台灣經濟研究院長洪德生建議,人口老化所衍生出的政府債務增加,是世代之間不公平,因此需要做財政改革,現階段包括2013年7月復徵證券交易所得稅;2014年2月財政部提出「財政健全方案」;2014年5月通過修正《所得稅法》及《營業稅法》,增加稅收,以及現在正進行討論房地稅合一與實價課稅等,都是籌措財源的方法。

 

而現階段推動的勞保年金改革、退撫基金改革等方案,也同樣面臨著挑戰,政府減赤、減債的做法形同撙節,也恐傷害經濟成長,至於財政改革要如何落實,洪德生表示,必須建立朝野共識,從政府舉債及支出行為的規範做起。

 

☆ 年金改革的影響

退撫基金

勞工保險基金問題

1. 調高軍公教人員的提撥率,將降低可支配所得,影響消費。

2. 調降退休所得替代率,影響退休所得及消費。

3. 增加退休撫卹支出,將排擠其他政府支出。

4. 延後退休,減緩勞動力退出勞動市場,延緩人口老化影響。

1. 調高保費,降低可支配所得,影響消費,也會增加雇主負擔,形同增加生產成本,影響競爭力。

2. 調降所得替代率,影響退休所得及消費。

3. 增加政府勞工保險支付,將排擠其他政府支出。

4. 延後退休,減緩勞動力退出勞動市場延緩人口老化影響。

 

資料來源: 台灣經濟研究院長洪德生整理

新聞來源:大紀元

【新聞】地方財政問題是投資者心中隱憂 去年歲入淨增數 不到百億元
返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