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報社論】柯文哲的死亡哲學

issue 善終

【新生報社論】柯文哲的死亡哲學

柯文哲市長每天都有新聞,他的風格和當醫師時其實沒有改變,外界目前聚焦在公車道拆除、和教育部長的爭執、討厭放煙火、反對北纜、薇閣和慈濟三大開發案、七萬多戶違建戶處理的方式,但這些事務性的效應是一時的,但從他任命黃勝堅醫師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院長的佈局來看,台北市民,甚至是台灣民眾未來將可以很快感受到柯文哲加黃勝堅兩位醫師的加乘效應,而這可能是改變台灣人死亡哲學的關鍵。

 事務上,黃勝堅要執行柯市長理念,推翻馬前市長企圖將聯醫變成醫學中心的趨同化;反而要推動家醫制度,將聯醫各分院轉化成社區醫院;但其實兩人過去對植物人、重症末期、安寧照護、腦死和死亡等議題的見解才更具前瞻性效應。

 黃勝堅和柯文哲醫師這幾年來到處演講,推廣他們的死亡哲學,並指點醫護人員和大眾有關生死議題的迷惑。兩人一搭一唱,從柯文哲在黃勝堅的《生死謎藏》一書序文中可以看出;柯醫師指出經醫療灌流的屍體讓他們瞭解生老病死如同春夏秋冬,讓兩人領悟到醫師其實只能在身體或精神層面替病人減輕苦痛,他們都認知在診斷、開刀和藥物治療外,靜默的陪伴也有醫師的價值存在。

 兩人對醫療的極限體會深刻,對於撤除、停止無效醫療以及植物人等議題都積極表態。柯文哲明顯厭惡台灣醫療現況下,偏高的無效醫療行徑;他嘲諷國內醫院遍地植物園,並且認為救一個植物人是害一個家庭,柯醫師要求人們思考死亡是甚麼?怎樣才算活著?

 相對於大多數思想保守的醫師領導階級,柯文哲和黃勝堅兩位在當一線醫師的時候,就顯露對醫療現況處理死亡議題抱殘守缺的不耐,以及勇於改變醫療文化的勇氣。但嚴格地說,過去這些都是點的突破;如今,他們有機會做更大層面的政治和法律改變,因為時間其實緊迫,因為就在這幾天,國內就發生兩例讓我們深思嘆息的案例。

 第一例牽涉慈悲弒母,故事是台南市一眼全盲,六十歲的兒子,照顧八十四歲的肝癌老母三年,不忍她夜夜受劇痛折騰哀號,於是勒死母親後服藥,企圖自殺。檢方訊問得知在嗎啡無法止痛下,被癌折磨的老母整晚喊痛,請求兒子讓她死;檢方初步認定此案是慈悲殺親的案件,於是將兒子交保候傳。

 另外一例是士林法院的判決,故事是照顧植物人妻子八年的丈夫,只因為誠實道出和外籍看護日久生情,生下一女,要求離婚,卻被法官判決敗訴,即使他承諾繼續照顧妻子。法官的邏輯顯然是伸張自以為是的道德觀,因為過去不乏判離婚成立的類似案例,例如基隆地院判決張姓男植物人的妻子訴請離婚成立的判決。

 人人都有機會成為植物人,根據台大醫學倫理權威蔡甫昌醫師的分析,撤除植物人餵食管等維生醫療符合倫理,而維持病患永久植物人狀態並無好處,甚至是虐待,這也呼應一些英美法庭對撤除植物人餵食管,讓其死亡的判決。

 台灣有關自然死和死亡權的立法落後,導致法官、醫師經常出現前後不一的偏執道德,並經常陷於錯亂的邏輯,導致偏頗的判決和治療;柯文哲和黃勝堅不是救世主,但卻是當代最可能扭轉台灣死亡哲學的盟主。
 

新聞來源:中央日報網路報

【新聞】安寧住院給付 健保擬多給3成 【醫療第一線心情點滴】求好命 得善終
返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