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誰來承擔哀求下的無效醫療成本

issue 善終

八仙塵爆之後,出現第一名重傷不治的罹難者。家屬哀痛欲絕,先是透過媒體表示,是轉診出問題才會造成女兒亡故,後又懇請醫療主管機關設法協助安排最好的醫療院所收容診治,後來轉往北榮。

 
 
家屬的悲痛之情可以理解,然而,醫療主管機關放任家屬悲痛之情蔓延,或因為社會集氣與加油聲浪過大,不敢堅持醫療倫理與醫學專業,對家屬說出真正的事實,許可家屬轉院,將大量醫療資源給予注定無效的患者使用,這是正確的決定嗎?
 
 
麥可桑德爾教授在哈佛的《正義》課堂上,曾提出一個問題。假設今天一家醫院收到六名病患,五名輕傷一名重傷,然而醫療資源有限,醫生要不是就把資源花在五名輕傷身上,救好五名輕傷患者,但必須放棄重傷患者,要不就是傾醫院資源救助重傷患者,但輕傷的五人可能因為醫療資源排擠而亡故?
 
 
況且,別說醫界已經公然站出來表態,90%以上燒燙傷患者的治癒率為零,致死率是百分之百,醫療主管機關還是堅持投入大量醫療資源,恐怕也不是在幫助家屬,而是在安撫無法接受巨大創傷的社會大眾。
 
 
承受重創之後的社會,的確需要一段時間來接受事實和撫平情緒,因而有諸多不合理的情緒性發言完全可以理解。然而,如果醫療主管單位不能成為醫療最前線人員的奧援,不能力挺第一線醫療人員,甚至扯後腿,以行政權威的方式將不合理的醫療行為加諸在個別醫療院所身上,之後所累積的各種社會成本還得由第一線醫療人員承擔?
 
 
當社會不斷給予重傷患者家屬無法達成的承諾,不斷發出希望90%以上的燒燙傷患者可以好起來的聲音,真的是幫助家屬嗎?還是害了家屬?別說這注定是不可能救治的重傷,假設萬一真的救活了,那殘破的身軀該如何回歸社會生活?日後生活中的復健與各種開銷,誰要承擔?恐怕不是當初在網路上高喊加油、集氣的人吧?
 
 
幫助家屬與傷患的方法有很多,但絕對不是給予他們,最後註定幻滅的希望和無法兌現的承諾。
 
 
出事前對安全問題的輕忽怠慢,和出事後不負責任的鼓勵加油打氣,都是社會還不知道該如何正確思考風險與死亡問題的表徵。我們以「不會那麼倒楣啦」、「一定會好起來啦」、「不要唱衰啦」等各種毫無根據的情緒性發言,取代認真思考並面對問題的態度,大家真該好好來調整了。
 
 
也許整個社會都應該好好學習接受死亡,陪伴親屬,面對災難的創傷情緒,而不是靠著毫無根據的樂觀加油支撐,最後再因希望破滅而崩潰。
 
 
短時間內出現兩百多名燒燙傷重症患者,讓原本已經過勞且資源有限的醫療單位過度超載運轉,別說每個人都很熟練燒燙傷醫療仍有可能救不回重傷患者,在大量湧入重傷患者時的醫療過程,肯定在戰線延長之後出現各種難以挽回的狀況。社會不能只有關心受創家屬的心情,也應該考量醫療體系超載過勞的問題。
 
 
在八仙塵爆新聞熱潮後,兩百多名重傷患的漫長醫療復健之路,是由醫療體系和傷患家屬在承擔,當初在網路上加油與集氣的人,有多少人可以陪他們走到最後?台灣人民該學習理性且審慎思考,當面對巨大災難的病患救治問題,在醫療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到底要順從社會與家屬的心情,把大量醫療資源投入去拯救希望最渺茫的重傷者,還是分給較不嚴重、治癒機率較高,且恢復後可能回歸社會的傷者?
 
 
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只有權衡取捨,而且很痛。然而,如果社會不面對,強行以輿論壓力,迫使醫療體系承擔家屬的哀號,甚至把救治不力的責任全都推給第一線醫療從業人員,只會加速台灣醫療系統的崩壞,撕裂原本就很脆弱的醫病關係,難保下次社會再出現重大災難,恐怕沒有醫生護士願意趕來拯救深陷危難的傷病患與家屬!
 

新聞來源:東網

【新聞】談安寧療護,柯文哲:醫師是園丁不是神  【新聞】趙可式/生命或尊嚴 醫療抉擇的不歸路
返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