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從需求與尊嚴,考量維生醫療該不該撤

issue 善終

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法律上完全可行,也是保障自己未來權益的好方法。台灣近幾年來,正積極推動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在自己還能做主時,替未來的自己做決定。

 

根據衛生福利部規定,預立意願書只需個人簽名即可,但執行的醫護人員要有兩位見證人,表示是審慎考慮才下的決定,較慎重、完備。

 

但像讀者阿嬤的情況,假設阿嬤以前沒有簽過意願書,若已被診斷為生命末期,家屬可舉行家庭會議,在醫療人員、家屬都有共識的前提下,簽署撤除維生醫療的同意書。

 

如果兩位醫師都判定患者是生命末期,且家屬簽下同意書後,病危時就不會再進行心肺復甦術、電擊等急救措施,不需承受急救的痛楚。

 

至於病患接受的治療,是否為無效醫療,需要嚴謹的過程,也要考量很多因素。

 

舉例來說,若在瀕死病患身上窮盡各種可能的治療方式,都無法使其痊癒或只能解決暫時性症狀,無法逆轉病情,就很可能是無效醫療。也可從生活品質切入判定,若持續治療可能讓患者毫無生活品質,此時也要列人考量。

 

除了家屬期望與社會氛圍,病人在意識清醒時,是否表達對於如何救治自己的期望,也是重要指標,這也是推動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如此重要的原因。

 

雖然無法得知阿嬤意願,不過若各種治療都無法讓阿嬤重回原來生活,醫師也判定來日無多,或許此時是考量人生需求與尊嚴,設身處地替阿嬤著想的時候。

 

諮詢╱台大醫院家庭醫學部緩和醫療病房主任姚建安

新聞來源:聯合報

【新聞】趙可式/生命或尊嚴 醫療抉擇的不歸路 【新聞】北市聯醫2新制 返家善終、「借床」給台大
返回列表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