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朱澤民︰地方虛編歲入 一開始就作假帳

issue 地方財政

苗栗縣財政危機日前浮上檯面,曾受財政部委託主持地方財政研究計畫的中華財政學會理事長、政大財政系副教授朱澤民認為,各縣市的預算書都是收支平衡,有些縣市卻說薪水發不出來,那是無恥,就是虛編歲入,一開始就準備作假帳。他說,苗栗虛編歲入的情況比較嚴重,且已持續多年,不僅縣府及議會有責任,上級機關也有縱容,建議中央從苗栗的補助款或統籌稅款提列一筆基金,強迫苗栗還債。

 

朱澤民指出,除了虛編預算,地方稅收占GDP比率太低、稅基偏 低及減免優惠太多、公共建設自償率不實等,也是地方財政不佳的原因;地方稅收不應侷限於財產稅,並應檢討財產稅減免優惠及擴大稅基。另外,建議地方政府引 進「參與式預算」,先從小型工程開始,由民眾決定要不要做、成本如何分擔等,比較不會有「財政幻覺」。

 

苗栗虛編歲入 甚至占預算二成

問:最近苗栗縣陷入財政危機,甚至一度發不出薪水,何以至此?

答: 苗栗有一個很詭異的現象,人民滿意度很高,財政卻滿困難的。問題在於,「公債法」規定發債金額不能超過歲出預算一定比率,為了避免超限,就把歲出做大,做 大後要有歲入支應,就虛列補助收入或土增稅收入,因為土增稅是機會稅,會收多少很難說。苗栗一年歲出大約二百六十幾億元,卻曾有一年虛列補助收入四、五十 億元的紀錄,約占預算的二成。

 

政府歲出可以大於歲入,差額用舉債或賒借彌補,最後預算書送出去,收支是平衡的。有些縣市說薪水發不出來,那是無恥!因為預算是平衡的,發不出薪水就是虛編歲入,結果補助款及土增稅收得不夠,就付不出來,所以一開始就準備作假帳。

 

很多縣市都有同樣的問題,只是苗栗比較嚴重,因為要表現政績,就把歲出弄得很大,歲入不夠就虛編。苗栗還有一個現象,大概每年十、十一月就會跟廠商講,若要付款快點來申請,晚來的話就沒了,所以工程款才會欠那麼多。

 

府會均有責任 中央縱容也不該

這 件事縣府當然有責任,通過預算的議會也有責任,內政部、財政部、主計總處都有責任,甚至審計部、行政院都有縱容。這是大家共同的責任,大家明知道預算達不 到,就要有一個措施去處理,即使當年不知道,隔年也應該知道,這種情況持續好多年了,責任在縣府及議會,縱容的是上級機關。

 

問:地方政府虛編預算無法處理嗎?如何預防第二個苗栗縣出現?

答: 對!因為統籌稅款按公式分配,不能不給;一般補助款也有公式,一定要給;專案補助款若工程已經核准了,也不能不給。地方財政會有問題,經常門支出其實沒有增加很多,都是資本門擴張太大,一些不必要的工程。地方政府不是不能發債,但債務成長率要小於自有財源成長率,也就是說,借錢增加的速度,不能高於賺錢的能力。

 

目前台灣的公共建設應該是夠了,不要再搞很大的建設,最重要的是流量管制、國土綜合規劃及在地就業。公共建設太多,錢不夠,因為是資 本門支出,可以發行公債,就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台灣的公共建設應該做承載量管制,不要再做很多建設,如果要做,要考慮自償性,收費還不夠自償的話,就不要做了。

 

現在很多自償性建設有作假的問題,地方首長先有目標,下面的人再去算自償率,算不出來的話,就把期限拉長,拉到一百年當然可以回收。我認為,公共建設的自償率最好由會計師簽證,才能算出真正的自償率。

 

引進參與式預算 從小型工程開始

另 外,國外很多地方實施「參與式預算」,地方政府應該要做,有一些比較小的支出項目,透過參與式預算讓民眾決定要不要做、支出成本要怎麼分擔?現在的預算, 在議會審查歲出的時候,往往沒有考慮到收入,財政學上叫做「財政幻覺」。參與式預算由民眾自己決定,就會考慮錢從哪裡來,就會比較省,比較不會有財政幻 覺,可以由一些小型工程開始做起,範圍很大的不適合。

 

部分地方政府有一個不好的觀念,就是我沒錢中央要給我,給我之後就不要管我怎麼用,這是不對的。地方自治的根本概念是,民眾決定要花多少錢?花在哪些方面?一個是規模,一個是結構,決定要花多少錢後,中央按一定公式補助,剩下的就要自籌財源。

 

應從統籌款提列基金 強迫苗栗還債

問:地方政府不能宣告破產,但中央政府也無力督導,苗栗的問題應如何處理?

答:目前中央可以做的是,沒有改善就緩撥補助款,考核人家也不怕,改善計畫也是「貼在牆壁上」。另外,可逐年從苗栗的補助款或統籌稅款裡面提列一定比率當作基金,強迫苗栗還債,但要讓苗栗縣的法定義務支出可以維持。

 

地方政府不能破產,那就要節流,不要再放煙火了,我不認為放煙火可以創造經濟效益。另外,一些沒有效益的公共建設可以賣給民間經營,還有把一些財產拿去抵押或賣掉,拿去償還債務,先處理掉某些沒有必要的資產,再者也可跟債權人協商延長債務期限。

 

問:地方財政狀況不佳,除了虛編預算,財稅劃分是否也應檢討?

答: 我國地方稅收占GDP比重僅約二.一%,遠低於日本的七.五%、南韓的四.三%。傳統財政學認為,所得稅、消費稅是國稅,地方稅以財產稅為主,這是錯誤的 觀念。美國有地方所得稅、地方消費稅;日本除了住民稅,對企業也會按資本額課稅。台灣的地方稅侷限於財產稅,我主張要課地方所得稅或地方消費稅,但難度很 高。

 

地方稅收比率太低的另一原因,是財產稅減免優惠太多,例如醫療及宗教用地免地價稅,有些大型醫學中心每天車水馬龍,還要派警察維持交 通,但免掉的地價稅有多少?有些宗教附設的醫院甚至連房屋稅也免了。地方稅是要分擔地方公共支出,醫院要回饋地方,如果連地價稅、房屋稅都不繳,怎麼回 饋?

 

另外,財產稅稅基偏低,公告地價只有現值的二十%左右,房屋標準單價更是三十年沒有調。如果公共設施好、居住環境好,房價就比較高,應該多分擔公共支出的成本,現在不僅沒有分擔,有些人還可以減免。

 

問:各級政府潛藏債務已飆破十八兆元,加上法定債務及自償性債務等,總負債已逾廿五兆元;目前中央每年補貼各項年金就超過一千四百億元,且法定義務支出占七成,財政狀況是否也應檢討?

答:潛藏債務涉及年金改革問題,只要有二、三年的準備金,注意人口趨勢,配合調整費率等,是可以解決的,潛藏負債還不是真實的負債。現在年金制度沒有改革,就是行政首長的短視,因為他們認為,即使再做八年,問題也不會發生在他們任內。

 

目前中央財政狀況控管得還算不錯,但未來要落實「新的支出要有新的財源」。例如最近通過的「長照法」,有必要做的公共支出,沒有財源是不對的,長照一定要做,但要有新的財源,且要打破不能加稅的迷思。

 

新聞來源:自由時報

【新聞】財長:我已是社福國家 但財政撐不起 【新聞】苗栗縣發不出薪水 吳宜臻:縣長先砍個人費用1500萬
返回列表頁